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哲 学 > 哲 学 > 伦理学

厚黑学(全本珍藏版)

  • 定价: ¥36
  • ISBN:9787539934471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558页
  • 作者:李宗吾
  • 立即节省:
  • 2009-11-01 第1版
  • 2009-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厚黑学》被人们称为不可多得的奇书。《厚黑学》一书的内容涉及到文学、哲学、政治、经济学、心理学、社会学等诸多研究领域,在文学界和思想界产生过轰动效应和重大影响,而且他的著作至今仍畅销不衰。此版本《厚黑学》不仅包含了李宗吾全部的“厚黑学”著作,更独家奉送李宗吾挚友张默生所著《厚黑教主传》一书,为读者拨开重重“厚黑”迷雾,还原“厚黑教主”本来面目。

内容提要

  

    足本珍藏,尽得“厚黑”精髓。识此术如手握尖矛厚盾,进可拓土,退可守成。
    《厚黑学》被誉为“民国第一奇书”,近年来更被视为一部不可多得的“成功学”巨著。“厚黑”者,犹“矛盾”也,其本身并无善恶,不过视操于何人之手而已。只要用之以正道,自可为一己谋成功,为大众谋福利。
    独家奉送张默生著《厚黑教主传》,还原“厚黑教主”本来面目。
    此版本《厚黑学》不仅包含了李宗吾全部的“厚黑学”著作,更独家奉送李宗吾挚友张默生所著《厚黑教主传》一书,为读者拨开重重“厚黑”迷雾,还原“厚黑教主”本来面目。

作者简介

    李宗吾,四川富顺自流井(今四川自贡市自流井)人,原名世全,入学后改名世楷,字宗儒,意在宗法儒教,尊奉孔子。二十五岁思想大变,认为与其宗法孔孟之道,不如宗法自己,故改名为宗吾。早年加入同盟会,长期从事教育工作,历任中学校长、省议员、省教育厅副厅长及督学等职。几十年问,他目睹人间冷暖,看透宦海浮沉,愤而写出《厚黑学》一书,以为“古之为英雄豪杰者,不过面厚心黑而已”,从此便以“厚黑教主”自号,而开创“厚黑学派”的一家之言,后被誉为“影响中国文化的20大奇才怪杰”之一。

目录

导读  李宗吾其人其书
  南怀瑾谈李宗吾
  林语堂说“厚黑学”
  柏杨论“厚黑教主”
  
第一部 厚黑学
  自序
  绪论
  厚黑学论
  厚黑经
  厚黑传习录
  结论
  附:古文体版
  《厚黑学》
  
第二部 厚黑原理《心理与力学》
  自序一
  自序二
  性灵与磁电
  孟苟言性争点
  宋儒言性误点
  告子言性正确
  心理依力学规律而变化
  人事变化之轨道
  世界进化之轨道
  达尔文学说之修正
  克鲁泡特金
  学说之修正
  我国古哲学说
  含有力学原理
  经济、政治、外交三者应采用合力主义
  
第三部 厚黑别论
  自序
  我对于圣人之怀疑
  怕老婆的哲学
  六十晋一妙文
  
第四部 厚黑丛话
  自序
  致读者诸君
  厚黑丛话卷一
  厚黑丛话卷二
  厚黑丛话卷三
  厚黑丛话卷四
  厚黑丛话卷五
  厚黑丛话卷六
  
第五部 社会问题之商榷
  自序
  公私财产之区分
  人性善恶之研究
  世界进化之轨道
  解决社会问题之办法
  各种学说之调和
  
第六部 中国学术之趋势
  自序
  老子与诸教之关系
  宋学与蜀学
  宋儒之道统
  中西文化之融合
  
附录  厚黑教主传
  教主的家世
  “迂夫子”和“老好人”
  思想开始要飞翔
  不知其人视其友
  革命舞台上的丑角
  《去官吟》与《厚黑学》
  心理与力学
  吊打校长的奇案
  “只要打不死,又来!”
  一次试验,一种计划
  别有怀抱
  “厚黑学”变质了
  “返本线”的发明
  和达尔文克鲁泡特金开玩笑
  满腹经纶
  也许不尽是纸上谈兵吧
  华族至上,想入非非
  盖棺尚待论定
  厚黑教主别传
  厚黑教主外传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自读书识字以来,就想为英雄豪杰,求之《四书》、《五经》,茫无所得,求之诸子百家,与夫廿四史,仍无所得,以为古之为英雄豪杰者,必有不传之秘,不过吾人生性愚鲁,寻它不出罢了。穷索冥搜,忘寝废食,如是者有年,一日偶然想起三国时几个人物,不觉恍然大悟曰:得之矣,得之矣,古之为英雄豪杰者,不过面厚心黑而已。
    三国英雄,首推曹操,他的特长,全在心子黑:他杀吕伯奢,杀孔融,杀杨修,杀董承、伏完,又杀皇后皇子,悍然不顾,并且明目张胆地说:“宁我负人,毋人负我。”心子之黑,真是达于极点了。有了这样本事,当然称为一世之雄了。
    其次要算刘备,他的特长,全在于脸皮厚:他依曹操,依吕布,依刘表,依孙权,依袁绍,东窜西走,寄人篱下,恬不为耻,而且生平善哭,做三国演义的人,更把他写得惟妙惟肖,遇到不能解决的事情,对人痛哭一场,立即转败为功,所以俗语有云:“刘备的江山,是哭出来的。”这也是一个大有本事的英雄。他和曹操,可称双绝;当着他们煮酒论英雄的时候,一个心子最黑,一个脸皮最厚,一堂对晤,你无奈我何,我无奈你何,环顾袁本初诸人,卑鄙不足道,所以曹操说:“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
    此外还有一个孙权,他和刘备同盟,并且是郎舅之亲,忽然夺取荆州,把关羽杀了,心子之黑,仿佛曹操,无奈黑不到底,跟着向蜀请和,其黑的程度,就要比曹操稍逊一点。他与曹操比肩称雄,抗不相下,忽然在曹丞驾下称臣,脸皮之厚,仿佛刘备,无奈厚不到底,跟着与魏绝交,其厚的程度也比刘备稍逊一点。他虽是黑不如操,厚不如备,却是二者兼备,也不能不算是一个英雄。他们三个人,把各人的本事施展开来,你不能征服我,我不能征服你,那时候的天下,就不能不分而为三。
    后来曹操、刘备、孙权相继死了,司马氏父子乘时崛起,他算是受了曹刘诸人的熏陶,集厚黑学之大成,他能欺人寡妇孤儿,心子之黑与曹操一样,能够受巾帼之辱,脸皮之厚,还更甚于刘备;我读史见司马懿受辱巾帼这段事,不禁拍案大叫:“天下归司马氏矣!”所以到了这个时候,天下就不得不统一,这都是“事有必至,理有固然”。
    诸葛武侯,天下奇才,是三代下第一人,遇着司马懿还是没有办法,他下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决心,终不能取得中原尺寸之地,竟至呕血而死,可见王佐之才,也不是厚黑名家的敌手。
    我把他们几个人物的事反复研究,就把这千古不传的秘诀发现出来。一部二十四史,可一以贯之:“厚黑而已。”兹再举楚汉的事来证明一下。
    项羽拔山盖世之雄,喑哑叱咤,千人皆废,为什么身死东城,为天下笑?他失败的原因,韩信所说“妇人之仁,匹夫之勇”两句话包括尽了。“妇人之仁”,是心有所不忍,其病根在心子不黑;“匹夫之勇”,是受不得气,其病根在脸皮不厚。鸿门之宴,项羽和刘邦同坐一席,项庄已经把剑取出来了,只要在刘邦的颈上一划,“太祖高皇帝”的招牌,立刻可以挂出,他偏偏徘徊不忍,竟被刘邦逃走。垓下之败,如果渡过乌江,卷土重来,尚不知鹿死谁手,他偏偏又说:“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我念我,我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于心乎?”这些话,真是大错特错!他一则日“无面见人”,再则日“有愧于心”。究竟敌人的面,是如何长起的,敌人的心,是如何生起的?也不略加考察,反说:“此天亡我,非战之罪。”恐怕上天不能任咎吧。
    我们又拿刘邦的本事研究一下,《史记》载:项羽问汉王曰:“天下匈匈数岁,徒以吾两人耳,愿与汉王挑战决雌雄。”汉王笑谢曰:“吾宁斗智不斗力。”请问笑谢二字从何生出?刘邦见郦生时,使两女子洗脚,郦生责他倨见长者,他立即辍洗起谢。请问起谢二字,又从何生出?还有自己的父亲,身在俎下,他要分一杯羹;亲生儿女,孝惠鲁元,楚兵追至,他能够推他下车;后来又杀韩信,杀彭越,“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请问刘邦的心子是何状态?岂是那“妇人之仁,匹夫之勇”的项羽所能梦见?太史公著本纪,只说刘邦隆准龙颜,项羽是重瞳子,独于二人的面皮厚薄,心之黑白,没有一字提及,未免有愧良史。
    刘邦的面,刘邦的心,比较别人特别不同,可称天纵之圣。黑之一字,真是“生和安行,从心所欲不逾矩”,至于厚字方面,还加了点学力,他的业师,就是三杰中的张良,张良的业师,是圯上老人,他们的衣钵真传,是彰彰可考的。圯上受书一事,老人种种作用,无非教张良脸皮厚罢了。这个道理,苏东坡的《留侯论》,说得很明白。张良是有夙根的人,一经指点,言下顿悟,故老人以王者师期之。这种无上妙法,断非钝根的人所能了解,所以《史记》上说:“良为他人言,皆不省,独沛公善之,良日,沛公殆天授也。”可见这种学问,全是关乎资质,明师固然难得,好徒弟也不容易寻找。韩信求封齐王的时候,刘邦几乎误会,全靠他的业师在旁指点,仿佛现在学校中,教师改正学生习题一般。以刘邦的天资,有时还有错误,这种学问的精深,就此可以想见了。
    刘邦天资既高,学力又深,把流俗所传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五伦,一一打破,又把礼义廉耻,扫除净尽,所以能够平荡群雄,统一海内,一直经过了四百几十年,他那厚黑的余气,方才消灭,汉家的系统,于是乎才断绝了。
    楚汉的时候,有一个人,脸皮最厚,心不黑,终归失败,此人为谁?就是人人知道的韩信。胯下之辱,他能够忍受,厚的程度,不在刘邦之下。无奈对于黑字,欠了研究;他为齐王时,果能听蒯通的话,当然贵不可言,他偏偏系念着刘邦解衣推食的恩惠,冒冒昧昧地说:“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后来长乐钟室,身首异处,夷及九族,真是咎由自取,他讥诮项羽是妇人之仁,可见心子不黑,做事还要失败的,这个大原则,他本来也是知道的,但他自己也在这里失败,这也怪韩信不得。
    同时又有一个人,心最黑,脸皮不厚,也归失败,此人也是人人知道的,姓范名增。刘邦破咸阳,击子婴,还军灞上,秋毫不犯,范增千方百计,总想把他置之死地,心子之黑,也同刘邦仿佛;无奈脸皮不厚,受不得气,汉用陈平计,间疏楚君王,增大怒求去,归来至彭城,疽发背死。大凡做大事的人,哪有动辄生气的道理?“增不去,项羽不亡”,他若能隐忍一下,刘邦的破绽很多,随便都可以攻进去。他愤然求去,把自己的老命,把项羽的江山,一齐送掉,因小不忍,坏了大事,苏东坡还称他为人杰,未免过誉。
    P39-41

 
极速赛车开奖结果app 上海11选5计划 山东十一运夺金 趣彩彩票计划群 新疆喜乐彩走势图 安徽快3计划 杏彩票计划群 吉林快3走势 为什么极速赛车9码都输 云南11选5分布走势图